• 业务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投诉建议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咨询电话
  • 18907017356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成功案例

矿山赌徒到巨无霸:Escondida 巨型铜矿不为人知的故事

时间:2019-02-14 09:17:35  来源:中国有色网  作者:
标签:

 【导读

此文来自中信出版社 2011 年出版的《必和必拓 : 从矿山赌徒到巨无霸》译著第八章 " 深藏不露 "。其中披露了许多关于 La Escondida 巨型斑岩铜矿鲜为人知秘密,包括 J.D.Lowell 差点失去铜矿的发现权;顾主公司耍流氓赖皮,原本要付 Lowell 矿床总价值利润 5% 的发现权费(值数亿美元),可最终 Lowell 只得到了 300 万美元;同时发现的 Zaldiver 矿床只收到半个矿的发现权费 475 万美元,因为 Lowell 所登记的矿权区只占矿床的一半等。如果你对这个铜矿发现权的争斗内幕感兴趣,那么今天的这篇文章,一定能满足你的兴趣。


埃斯孔迪达矿 ( Minera Escondida ) 位于阿塔卡马沙漠 ( Atacama Desert ) , 这是安第斯山 ( Andes ) 西面一片几乎没有降水的沙漠高原。 人们认为戴维 · 洛威尔 ( J. David Lowell ) 这位传奇式的美国采矿工程师和地质学家比其他任何勘探人员找到的铜矿都更多。

洛威尔说:" 我在智利作为地质顾问为智利国家铜业公司 ( Corporacion Nacional del Cobre de Chile, 简称 Codelco, 为智利国有铜矿公司和世界最大铜业公司 ) 工作了几年后, 提出出阿塔卡马沙漠项目设想。我对智利所有的大型铜矿床熟悉之后, 在一张 1:100 万的地图上发现它们的位置完全呈一条直线。"

这条直线使他确信, 在几条高耸的锯齿状山脉之间那片烈日烘烤的像火星一样的沙漠高原上,肯定还存在着另一个大矿床。 他设计了一个勘探计划, 勘探范围是一条 32 公里宽、500 公里长的地带, 处于北面的丘基卡马塔 ( Chuquicamata ) 和南面的萨尔瓦多 ( El Salvador ) 两个已经发现的矿床之间。 犹他国际公司和盖蒂石油公司 ( Getty Oil Company ) 成为各占 50% 权益的合资伙伴, 而洛厄尔则谈妥了一项合同, 规定由他负责计划和管理这个项目,并且可从任何可开采的勘探发现中获取发现费或一定比例的项目权益。

01

1979 年 1 月,一队四轮驱动车辆从智利北部的港口安托法加斯塔 ( Antofagasta ) 出发, 前往那条 500 公里长的地带上第一个可能发现铜矿的地点。 此处海拔高度在 2,500 到 4,000 米之间, 智利人并不认为这个高度很高。天气非常炎热干燥, 以致于探矿人员在帐篷里挂上森林和河流的图片, 好让自己还能想起它们是什么样子。 洛厄尔在靠近亚利桑那州与墨西哥边界的里奥 · 里科 ( Rio Rico ) 他的矿业办公室里说:" 那里的空气极其清澈透明, 星星亮得就像是小灯泡, 许多天文台就座落在此地。 夜间从帐篷走出来,周围一片寂静, 只能听到血涌进耳朵的声音。"

接下来的两年, 洛威尔在崎岖起伏的地面上到处步行探查可能表明有铜矿存在的有意义的矿石露头,他的靴子都磨破了, 有段时间他没有鞋穿。 他说:" 我们找的不是地下矿, 而是露天矿。" 每当他找到一个可能的矿点, 勘探人员就以 500 米的间距打上一排钻孔。 这个间距比一般勘探的钻孔间距要宽,然而他们寻找的矿体类型应该很难错过。 " 它应该有几千米长。"

安托法加斯塔东南 170 公里的一个很有希望的地点,曾经被 Codelco 和其他几家公司先后圈下 5 次。 洛厄尔说:" 他们申请了勘探权,仔细查看后认为不值得钻探, 就放弃了。"

此地区表明斑岩铜矿系统存在的矿石露头规模相对较小, 其他地方则覆盖着一层被称作 " 丘查 " ( chucha,译为捣蛋鬼更好 ) 的粉末状褪色岩石。一座山顶上的露头有部分淋滤过的盖层, 对于这种淋滤的意义大家意见不一, 其原因就是这里是阿塔卡马沙漠的中心,世界上最干燥的地区之一, 那么水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洛威尔解释道:" 这个沙漠底下到处都有地下水层, 有时深度达到地下 300 米。 在世界上一般地方, 水是从降雨中来的,并且渗透到地下。 而这里的水是从地下水层上升到地表的, 在此过程中含有铜矿物的盐分溶入水中。 我认为我是第一个理解这一过程的人, 这帮助我发现了矿床, 尽管我得承认我对自己的结论并没有多少信心。但是我觉得还是很值得在那个地点打钻。"

戴夫 · 洛威尔是亚利桑那州牧场主的儿子。 他那年 53 岁, 由于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外度过, 他的面庞活像是用砂岩凿出来的。 他和其他队员们彻夜讨论给他们的勘探项目取个名字, 为了误导竞争者,这个名字要让人认为勘探权是由一个小矿业公司圈下来的。 洛威尔建议给项目起名 " 圣弗兰西斯科 " ( San Francisco ) ,这个名字在勘探项目中很常见。

但是负责为该项目申请勘探权的智利人唐纳多 · 罗哈斯 ( Donaldo Rojas ) 表示异议。他说:" 不, 不, 小矿业公司应该更浪漫一些。 我们应该把它叫做‘拉 · 埃斯孔迪达’ ( La Escondida ) , 意思是‘深藏不露者’。" 这个名字表明, 勘探者不想让其他竞争者知道勘探地点;如果他们发现了有价值的矿, 这个名字也可以表示他们在废石中找到的秘密宝藏。

洛威尔回到了安托法加斯塔的办公室, 留下他的智利助手弗兰西斯科 · " 潘乔 " · 奥尔蒂斯 ( Francisco "Pancho" Ortiz ) 负责钻探工作。 他说:" 打了 5 个钻孔后,因为没有获得肯定的结果,潘乔给我发电传, 请求允许停止钻探。 我叫他继续钻探。 结果下一个钻孔就是‘波佐 6 号’ ( Pozo 6 ) [ 第 6 号钻孔 ] 。"

02

1981 年 3 月 14 日, 波佐 6 号钻孔在 240 米深度打到了 1.51% 品位的铜。 回旋钻头接触到了含有高品位铜矿的埃斯孔迪达主矿体。 整个矿体 3 公里长, 1 公里宽, 平均铜品位达 2.5%, 有些单独的矿块品位高达 5%。

这一发现在圣弗兰西斯科的犹他公司总部引起轰动。吉姆 · 柯里说:" 我们在那个地区打了很多很多钻孔,当我们正要放弃的时候, 我们的一个钻孔正好打到了埃斯孔迪达矿床的中心。 这让人非常兴奋, 尽管在那个时候在智利投资是有问题的。"

仅仅在 10 年前,智利的外资矿山被萨尔瓦多 · 阿连德 ( Salvador Allende ) 总统的马克思主义政权收归国有。 但是在 1973 年, 奥古斯托 · 皮诺切特 ( Augusto Pinochet ) 将军领导的一次右翼军事政变暴力推翻了阿连德政权并杀死了阿连德。面对摇摇欲坠的智利经济, 新总统废除了原外资矿山的国有权, 并欢迎外国投资。

戴维 · 洛威尔说:" 犹他国际公司对于政府可能重新没收埃斯孔迪达矿吓得要命。我们这些住在智利的人大多认为在皮诺切特政府掌权的情况下这种事情不大可能发生, 但是公司害怕投入自己的资金, 他们要求 100% 的项目融资。"

但是项目刚一开始就发生了争议, 3 名犹他公司的员工和 1 名盖蒂公司的员工声称自己发现了埃斯孔迪达。 洛厄尔说:" 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到过埃斯孔迪达项目区,但是矿床一发现, 他们就来争功。 他们还剥夺了我参与确定钻探位置的乐趣。 矿床发现后我就被人为地与埃斯孔迪达隔开。

当时发生过很多不快, 而且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他们在第一个打到埃斯孔迪达矿床的钻孔旁边立了一个纪念碑,刻上他们的名字, 却没有我的名字。 在有重大矿业发现时经常发生这种事; 事实上, 发生这种事情的情况反倒比不发生的情况更多。"

在埃斯孔迪达发现一年后, 罗伯特 · N · 希克曼 ( Robert N. Hickman ) 出任埃斯孔迪达矿总经理。希克曼说:" 犹他公司和盖蒂公司都意识到埃斯孔迪达是极其重要的资产。作为埃斯孔迪达矿的总经理, 我完成了所有的销售工作, 并安排了矿山开发的资金。 我们拜访了产品销售对象公司所在国的政府, 主要是日本、德国和芬兰政府。 在日本主要是日本进出口银行 ( Japan Import Export Bank ) 。 日本人此前从未给他们只占少数权益的企业发放过贷款。 而且那时智利还在皮诺切特统治之下。"

此后在 1984 年,德士古公司 ( Texaco ) 收购了盖蒂石油公司, 并于第二年 8 月份决定出售它在埃斯孔迪达矿的 50% 权益。RTZ 公司的鲍勃 · 威尔逊看到了机会。 他说:" 我知道犹他公司对那 50% 权益拥有优先购买权。当时的铜矿市场相当不景气,而且大多数人并不看好智利, 因为当时还正是皮诺切特政权的鼎盛时期,尽管可以预见到这个鼎盛时期在项目投产运行之前就会结束。这使我致力于设法与犹他公司建立合作关系。

03

我与当时 RTZ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德里克 · 伯金 [ 爵士 ] ( Sir Derek Birkin ) 一起见了他们。 我们的自我介绍大意是这样:‘我们不想跟你们竞购,我们知道你们有优先购买权。但是我们觉得你们也不想自己买下 100% 项目权益。 我们能不能和你们一起研究一下组成合资企业的可能性?"

确实存在着这种可能性。犹他的母公司必和很高兴有其他人分担开发费用。鲍勃 · 希克曼说:" 最后我们组成了一个集团来购买德士古拥有的权益。开始时我们拥有 60% 权益, RTZ 得到 30%, 以三菱为首的一个日本集团拥有 10%。

" 为了诱使世界银行 ( World Bank ) 参加这个项目, 我们给 [ 世界银行向私人企业投资的机构 ] 国际开发公司 (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简称 IDC ) 一项最多可从我们的 60% 权益中购买 5% 的期权。 最终他们买下了 2.5%, 并且提供了一些资金。 这些安排是在 1985 年 10 月 17 日完成的, 那天正是我 60 岁生日。"

因此必和在埃斯孔迪达项目拥有了 57.5% 的权益。 一年多以后, 必和公司的 " 湾流 " ( Gulfstream ) 专机横穿太平洋,机上载着布赖恩 · 洛顿、格雷姆 · 麦格雷戈和罗伯特 · 霍姆斯 · 阿 · 科特。 正如我们已经读到的,霍姆斯 · 阿 · 科特是 1986 年 9 月 15 日加入必和董事会的。

格雷姆 · 麦格雷戈回忆道:" 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子, 在新西兰加油, 在塔希提岛 ( Tahiti ) 过夜, 又在复活节岛 ( Easter Island ) 加油, 然后飞往圣地亚哥 ( Santiago ) 。我们看了一下埃斯孔迪达, 在圣地亚哥开展了有关智利经济的讨论。 皮诺切特仍在当政, 智利经济基本上仍然是封闭的。 从很多方面来看, 在智利投资是相当大胆的决策。"

吉姆 · 柯里发现霍姆斯 · 阿 · 科特 " 冷淡而傲慢。他有种种奇怪的想法,比如我们应该把智利的铜矿业务卖掉, 因为这些业务毫无用处。" 但是鲍勃 · 希克曼说, 在考查了智利北部的铜矿区后, 霍姆斯 · 阿 · 科特改变了主意。希克曼说:" 我们对霍姆斯 · 阿 · 科特做了工作。他是带着夫人和女儿一起去的。他夫人非常能干, 但他们从前都没有到过南美洲。

我们带霍姆斯 · 阿 · 科特去了智利北部, 但是在带他去埃斯孔迪达之前, 我们先带他去了丘基卡马塔,那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企业之一。他能看出丘基卡马塔的规模可以媲美澳大利亚的任何工业企业, 他也能看出埃斯孔迪达可能非常重要, 但是在他第一次看到丘基卡马塔之前,他不可能明白埃斯孔迪达究竟有多好。丘基卡马塔那时已经投产 50 年了, 正在开采深层矿体。

他们向他展示了大的截面图,他能够看到那些巨大矿体的位置, 以及矿体被开采的过程。 然后我们去埃斯孔迪达, 拿出埃斯孔迪达矿体的截面图, 与丘基卡马塔未开采时的截面图非常相像。霍姆斯 · 阿 · 科特原来对我们持批评态度,后来却变成了埃斯孔迪达的热烈爱好者。他回到澳大利亚后就放弃了对该项目的反对。 他是个赛马迷, 把他的一匹马起名叫埃斯孔迪达。"

04

1987 年,必和与犹他的合并正式完成, 成立了必和 - 犹他矿业国际公司 ( BHP-Utah Mineral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 ) 。它是世界最大的矿业企业之一, 在日本、欧洲、美国和南美都有大量业务。 罗伯特 · 霍姆斯 · 阿 · 科特和约翰 · 埃利奥特的问题还有待解决。格雷姆 · 麦格雷戈觉得霍姆斯 · 阿 · 科特特别难以相处。 " 他是个赌徒, 但又非常固执," 麦格雷戈说。 " 我不同意他的某些观点, 并且在财务委员会会议上跟他吵得不可开交,因为我不喜欢他提议的一些事情的潜在后果。 他想要把公司分拆,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不仅如此, 还有一些提高公司某些部门负债的财务做法也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尽管与霍姆斯 · 阿 · 科特迥然不同, 但布赖恩 · 洛顿发现后者可以 " 非常有魅力。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去伦敦, 那时他拥有一大批剧院," 洛顿说。 " 我去伦敦是公司公务, 他则是渣打银行 (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 的事, 因此我们只是碰巧一起去伦敦。 他邀请我乘坐他的飞机, 那是一架波音 737。 我们从珀斯起飞,在什么地方停下加油, 然后在卢顿 ( Luton ) [ 2 ] 着陆。在伦敦,我们观看了迈克尔 · 克劳福德 ( Michael Crawford ) [ 3 ] 主演的《歌剧院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1987 年 7 月,霍克政府第三次当选, 这使财政部长基廷有机会完成他范围广泛的财政改革。 但是对于那些帝国建立者和资产剥离者来说, 一场残酷的惩罚即将到来。

10 月 19 日星期一, 纽约道 · 琼斯指数下跌了 22.62%。 华尔街的 " 黑色星期一 " 导致了澳大利亚的 " 黑色星期二 ", 全部普通股指数 ( All-Ordinary index ) 暴跌 24.3%。

约翰 · 埃利奥特说:" 此事发生时我正在飞回澳大利亚的途中。我下了飞机, 我还记得到处都是记者, 可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星期天晚上, 伦敦遭遇了一场暴风雨, 那是一次飓风, 把树全都刮倒了。 我们是那天晚上出发的, 星期二早上到达墨尔本——在路上损失了一天。我下了飞机, 回家冲了个澡, 就去了办公室。 我想:‘这儿的反应太过分了。’ 我们拥有一个大型养老基金, 我们告诉搞基金的那帮人:‘赶快入市。’ 他们听了我们的话,得到了相当好的回报。"

霍姆斯 · 阿 · 科特向当天采访他的财经记者特里 · 麦克兰 ( Terry McCrann ) 明确表示, 他要把包括不动产和股票在内的自己所有资产全部出售。 但是他能够找到的买家只有他的对手。麦克兰说:" 霍姆斯 · 阿 · 科特从来都不是 [ 布赖恩 · ] 伯克 ( Brian Burke ) [ 4 ] 和 [ 艾伦 · ] 邦德的天主教工党帮的一员。 但是伯克政府愿意买下他在珀斯的全部地产。邦德则愿意买下他的公司——贝尔集团。 这当然不是为了帮助他, 而是为了掠夺贝尔资源旗下公司内部十多亿澳元的现金。"

但是新闻媒体当时并未发现, 后来也一直没有发现的是,伯克还与霍姆斯 · 阿 · 科特达成协议, 买下全部他拥有的必和公司股份。 这项交易没能进行下去, 是因为财政部长保罗 · 基廷否决了它。

05

霍姆斯 · 阿 · 科特与伯克两人各自找了基廷。 基廷说:" [ 霍姆斯 · 阿 · 科特 ] 想让我允许西澳大利亚州政府买下他在必和的权益, 我拒绝了。他说动伯克州长买下那些权益。" 基廷说, 当伯克与他联系时, 他告诉伯克:" 买下这些权益不是州政府的事。" 伯克的抗议也无济于事。

基廷说他最担心的是, 如果必和公司陷入麻烦,那相对较小的西澳大利亚州社区就得首当其冲。 他说:" [ 那些 ] 问题会一直堆到我的大门口。无论如何, 我拒绝了他。 霍姆斯 · 阿 · 科特为此事冲我大发雷霆。 他说, 为什么我不让他 [ 伯克 ] 这样做? 我说:‘啊, 你知道, 我得考虑国家利益问题。’ 因此他保留了那些股票。"

霍姆斯 · 阿 · 科特正在肯布拉港钢厂的 " 董事屋 " ( Directors ’ Cottage ) 参加必和公司董事会会议, 此时他收到消息, 美林银行 ( Merrill Lynch ) 收回了授予他的 10 亿澳元信用额度。 杰里 · 埃利斯当时是钢厂的总经理。他说:" 我妻子正在伍伦贡附近的乡村招待珍妮特 · 霍姆斯 · 阿 · 科特, 因此她们被紧急叫回来。 我想他有一架直升机随时待命, 准备载着他们迅速离开。"

约翰 · 埃利奥特当时也正在参加董事会, 他说:" 霍姆斯 · 阿 · 科特并未完全垮掉,但他从此消失了。 我们决定不自己买下必和公司, 历史证明这是一个错误。 艾德士公司本可以买下霍姆斯 · 阿 · 科特的股份, 这样我们就控制了必和。 我们非常认真地做了研究,我们本可以用 12 亿澳元买下必和。 现在看, 它值 1,000 亿澳元。真是令人目瞪口呆。

" 我们的担心之一是必和无法控制任何产品的价格。 钢铁工业的价格是由政府定价控制的,而石油、铁矿石和煤炭是矿产品, 因此我们将会被经济潮流所左右。 然后我们花了一两年时间来做善后工作。 善后工作的结果就是我们成立了一家名叫‘哈林’ ( Harlin ) 的控股公司, 基本上买下了必和持有的我们的股份。"

必和确实把它持有的艾德士股权售予哈林控股 ( Harlin Holdings ) , 换回的是哈林的可转换优先股。 这些优先股加上利息后, 总共相当于 10 亿澳元以上的债务。

布赖恩 · 洛顿回忆道:" 显然那是一个艰难的时期, 现在回头看你就能看得很清楚了。每一代都有自己的困难和挑战。 就像我说过的, [ 霍姆斯 · 阿 · 科特和约翰 · 埃利奥特 ] 的战略是无法持久的, 而我们管理着企业, 直到事实逐渐明朗化。"

格雷姆 · 麦格雷戈相信, 必和是幸免于难。 " 我想, 假如整个必和公司都被霍姆斯 · 阿 · 科特收购,从约翰 · 埃利奥特及艾德士的最终结局来看, 必和可能就会从内部崩溃。"

越来越走投无路的霍姆斯 · 阿 · 科特想把他的股份卖给凯里 · 帕克,但后者拒绝了。 保罗 · 基廷说:" 我知道有一批人对他说:‘你为什么不拿下钢铁部门呢? 你把股票给必和,他们把钢铁部门给你。

" 我知道 ACTU 就是跟他这么说的,因为 [ 钢铁工业 ] 需要对工作环境进行许多改变才能搞得好。 ACTU 对他说:‘你买下它, 我们就能把它搞好。’ 可是他不愿这么做。 你瞧, 说到底罗伯特 · 霍姆斯 · 阿 · 科特并不是建立企业的人。说到底他是一个投机者, 一个伟大的投机者, 是我们见到过的最聪明的投机者。 但他毕竟还是一个投机者, 因此他拒绝收购必和的钢铁部门就意味着他受困于必和的事态发展进程;必和不得不把那些股权清理掉, 而他则欠了银行大笔债务。"

但是金融危机并未影响埃斯孔迪达矿的工作。 鲍勃 · 希克曼说:" 批给我们的预算是 11.43 亿美元, 我们只用了 8.63 亿美元, 因此省了一大笔钱。 融资安排全都是与谈成可接受的销售合同联系在一起的。这就使买家——也就是德国人、日本人和芬兰人——在谈判中占了上风。 我们谈判销售合同时遇到了很大困难, 直到 1988 年年中才完成。我们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 ( World Trade Center ) 举办了盛大的签字仪式。

" 然后我们就开始动工建设了。 我们在开采前剥离了 1.8 亿吨废石才到达矿体, 那是开发工作中最费时的一项工作。 我们在 29 个月内完成了这项工作,而原计划是 36 个月, 这也是我们比预算花费更少的原因。"

戴维 · 洛威尔的合同规定他可以在任何成功的发现中获取 5% 的权益, 可是在最后一刻犹他公司要求把他的权益价值封顶于 300 万美元。洛厄尔说:" 我答应了, 这对我来说是个错误。 我相信他们会同意给我 3% 的权益并不设封顶, 以代替 5% 的权益。 对我来说这个差距足有几十亿美元。"

06

洛斯 · 科罗拉多斯 ( Los Colorados ) 选矿厂从 1990 年 11 月开始加工矿石,而记录表明第一船产品是在 1990 年 12 月 31 日从安托法加斯塔运出的。鲍勃 · 希克曼说:" 事实上, 那条船是 1991 年 1 月 1 日离港的,但是公司急于让第一船产品在 1990 年运出, 因此我们在签署单据时就签成了 1990 年 12 月 31 日。"

在此之前, 地质学界已经把埃斯孔迪达的发现完全归功于洛威尔。 " 必和请人写了一篇有关埃斯孔迪达的发现的文章, 把功劳记在我名下。 这篇文章被发给参加矿山投产仪式的人。"

邻近的查尔迪巴 ( Zaldivar ) 矿体是与埃斯孔迪达同时发现的。洛厄尔申请的勘探权覆盖了一半矿体, 在 2005 年成为必和必拓的埃斯孔迪达北 ( Escondida Norte ) 矿。 洛厄尔说:" 我收到了一个半矿的发现费, 总计 475 万美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 埃斯孔迪达发展为世界最大的铜矿, 2007 年产铜 148.3 万吨, 成为必和必拓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

下一篇:返回列表
  • 复制此贴
  • 打印
  • 收藏
  • 关闭
本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如转载作品侵犯作者署名权,并非出于本网故意,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会加以更正。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
服务热线:0701-2165128 | 邮箱:ytssclcjzx@163.com | 在线服务QQ:QQ
如网站不能正常浏览,建议使用IE8或以上内核浏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赣ICP备11008779号-4